绮蝶夕

【喵美丽】不曾相约【01-02】

赶在3.3上线前突击写一发脑洞坐等官方打脸……

*所有理论部分全是私(xia)设(che),或者说是我看剧情时的猜测<——并没有特别去搞明白官方设定。

*ooc难免。好久没写过东西了请轻拍~

*其实我也不是很懂想吃奥光的我为什么先挖了喵美丽_(:з」∠)_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已经以太化了。”

圣龙赫拉斯瓦尔格的声音在天际白垩宫彻响,浑厚又空灵。聆听者没有精力感受龙的语言的韵律之美,间不容息地追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在白色圣龙回答之前,提问者的同伴们已经露出恍然大悟于心不忍的神色。白发的精灵少年低声唤他:“艾默里克阁下……”

“请圣龙给我回答。”俊美的黑发精灵以不容拒绝的语气打断了任何歧音。

高贵的圣龙以冷漠的目光注视着远道而来的伊修加德代理教皇。

“苍天龙骑是个人类,从理论上来说,他的身体质量不足以让他从人形变为龙形,只是因为有大量的以太支持他,所以他才能在伊修加德展现出尼格霍德的容貌。”

“以太……果然是龙眼的力量啊。”

“尼格霍德是条死龙了。这原本应该就是龙诗战争的结局。”赫拉斯瓦尔格缓缓道,“但是尼格霍德的眷属们并不承认失败。就像你们人类会从虚无中召唤蛮神一样,尼格霍德的眷属们日夜咆哮呼唤他们的领导者——尼格霍德是从死亡的国度被召唤出来的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尼格霍德并不是附体复活,而是以蛮神的姿态……”

银眼的猫魅学者低声补充,一旁的精灵少年凝重地点头。然而艾默里克只是专注地凝视着圣龙,只有悄然攒紧的拳头表明他确实听见同行者们的话。

“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从尼格霍德的支配下脱出吗?”

“是蛮神尼格霍德。”圣龙强调着,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不悦,“讨伐蛮神之后,被蛮神附体的人类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想那边那位光之战士比我更清楚。”

艾默里克终于将视线从圣龙身上挪开。然而名震艾欧泽亚的光之战士避开了艾默里克的目光。

就在不久前,吟游诗人们还四处传唱着变成蛮神的先代教皇及苍穹骑士团的结局——被高浓度的以太冲刷之后不断强化,一受伤就立即治愈,直到全身细胞都以太化,再也难以负荷,再也无法维持人类的形态,化作繁星般的光辉散逸在天地间……

那就是蛮神教皇托尔丹七世的结局。

而蛮神希瓦也是这样消失的。

“……希瓦……”艾默里克喃喃道,“那位冰之巫女不也曾召唤蛮神附体,在被你击败之后又全身而退了吗?她——是如何办到的?”

拂晓血盟的贤者雅修特拉回答道:“她有超越之力。并且,她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召唤蛮神的,与苍天龙骑阁下的情况并不一样。”

“不,也并不是完全不同。如果没有自我意志的召唤,蛮神并不会轻易附体的。”

一句龙语如惊雷般炸响。银发少年阿尔菲诺惊讶地睁大眼:“您说什么?埃斯蒂尼安阁下他——?”

人类的内心,不,龙也是,内心世界的空洞是难以描述,难以预估的。在击败最大的宿敌的瞬间,苍天龙骑的心中出现了什么样的松懈和动摇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。也许在那一瞬间,他对龙骑士将无龙可战的未来产生了一丝遗憾,正是这一丝丝的阴翳让邪龙有机可乘也说不定。

“……愚蠢……”

俊美的黑发精灵喃喃说道。

是在说居然会产生这种空隙的苍天龙骑愚蠢,还是竟然对苍天龙骑产生了这种猜测的在场所有人愚蠢?艾默里克并没有给出提示。

他闭上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如果战争明天就结束了,你打算做什么?”

年轻的枪术师闻言一愣,仿佛听见天方夜谭一样转头看向一起执勤的战友,叼着草叶呆愣的样子少见的可爱。

“这个……虽然说我觉得我一定能杀掉尼格霍德,但是……”

“如果,我说如果。”年轻的弓箭手笑了起来,浅蓝色的耳坠在尖耳朵下摇得流光溢彩,“如果战争明天就结束了,你打算做什么呢?埃斯蒂尼安。”

“无聊的问题。”

“就是因为无聊才问的啊。想象一下如果发生了会怎么样吧。”

“如果……啊……”

埃斯蒂尼安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战友,直到自己都察觉自己的目光太过黏着,才忽然扭开头,掩饰性地眺望远方。

那时节才刚刚进入五月,正是库尔扎斯最好的季节——远山如黛,草原丰美,大批黑羊优哉游哉地吃胖自己,湛蓝的天空中除了悠悠白云再无其他,是连邪龙眷属都忙着筑巢求偶无暇袭击人类的季节。

彼时的他们只知道邪龙这一个敌人,“帝国”是个遥不可及的概念,严寒气候更是毫无踪影,生活远没有十几年后那么艰险。

“我想……牧羊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牧羊职业导师埃斯蒂尼安,出售羊肉羊皮羊角羊毛的同时还出售制作图谱,库尔扎斯最好的牧羊人!——在邪龙与龙骑士仅仅是一个童话概念的岁数时,我是这么梦想的。”

年轻的弓箭手放声大笑起来,连手里正在削成箭枝的树枝都快拿不住了。埃斯蒂尼安恼羞成怒:“艾默里克!”

“对、对不起,只是我一想到你那张臭脸大概会吓跑多少冒险者就……”

“啊~~~~早知道就不回答你了!” 埃斯蒂尼安泄气地向后躺倒,“你倒是也说说看啊!不打仗的话,你想做什么啊?”

笑声渐渐平息下来,似乎首先抛出这个话题的人并没有想过答案。埃斯蒂尼安其实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他回答。在他注视着蔚蓝的苍穹直到即将涣散注意力之前,艾默里克俊美的容貌陡然间占据了他整个视野。

蔚蓝的苍穹被一双蔚蓝带笑的眼睛替代了。

“唱歌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听说牧羊人放羊的时候都会唱歌。我想听你唱歌。”

埃斯蒂尼安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回答:“我也想听你唱。”

那天他们到底唱了什么歌,许多年后艾默里克一点也想不起来了,他只记得第二天他就因为嗓子沙哑疼痛发不出声音向队里请了病假,而其实库尔扎斯五月的风不算太凉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