绮蝶夕

光仔还是个跑腿的打工仔的时候
非常不在乎外表
作为任务报酬的一部分,收了很多积压的二手的尾货衣服
什么斗技场肩甲轻钢肩甲
什么野猪革毒蜥蜴革格斗服
还有各种衬裤三角裤
穿上去根本是捆绑装羞耻play
但是没办法啊,成天打架送信打架送信
衣服磨损快啊
有的穿就不错了就不要在乎露多少
反正萨纳兰和拉诺西亚都挺热的
格里达尼亚?格里达尼亚就是革制服装的发[重]源[灾]地[区]啊!
也不在乎上身卫月红下身猎人绿是多奇葩
接过衣服一套就走
我们光之战士就算是光着身子的战士
也是艾欧泽亚的英雄啊!
【所以人们不记得光之战士的脸是有原因的】
【太耻了no law to see】
就这样光仔来到巨龙首
冻成狗也要笑对生活
推门就冲进了巨龙首城堡里
卷着暴风雪和陆行鸟的臭味就踩在了铺着地图的大会议桌上
坐在椅子上cos碇元度的奥尔什方·灰石抬头一看
一条明晃晃的三角裤就占据了所有视野
你说这第一印象怎么搞
没有办法啊
冲击力太大根本记不住脸啊
但是身为一个热情的东道主
奥尔什方敬职敬业
一定要称赞一下来客才算礼貌:
“啊!这肉体!亻亻!!”
当时光仔就要打开通讯贝报警
可是巨龙首警长就是眼前这家伙啊
没办法
赶紧领任务走
要不是这会儿沙之家正经历第一次团灭
对第一次
光仔肯定要回去哭诉能不能换个光之战士去巨龙首跑任务:
“我今天!就是冻死在雪地里!也不要进去见那个亻亻佬!”
但是
过了一阵子
光仔拿了新衣服
第一件事情
就是飞巨龙首
“你看我新衣服!!!”
奥尔什方:“亻亻!”
学了新职业,换了套衣服
飞巨龙首
奥尔什方:“亻亻!”
穿什么衣服他都夸出花
不像别人一样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
发自内心的兴高采烈地赞美光仔
所以
拿到新衣服
就去给他看
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事情啊
这样回忆着的光仔
认真做了发型和妆面
穿上结婚礼服
就去了神意之地
“我今天!就是冻死在雪地里!也要等你说一句亻亻!”
暮色四合
光仔在崖边安静地看了一夜伊修加德的剪影。

评论(13)

热度(74)